关闭

用户登录
欢迎来到工商网! 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动态 > 经济与法 > 自备买家和鉴定报告 藏友遭遇嘉道连环骗损失惨重

自备买家和鉴定报告 藏友遭遇嘉道连环骗损失惨重

编辑:佚名   2017-01-18 15:53   来源:新浪

  不懂艺术藏品鉴定,更没有买卖古董的途径,但他却看出艺术品投资的商机,于是注册拍卖公司,找来群众演员,举行虚假拍卖会,骗取藏家们的“拍卖服务费”; 在骗局无法维系下去时,他又利用我国拍卖法律漏洞,注册香港和英国两家空壳艺术品公司,通过出具虚假藏品鉴定报告等手段,谎称可以将藏友们的藏品送到海外拍卖,骗取“出关费”……

  2016年3月,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嘉道艺术品投资公司罚金40万元; 分别判处被告人王翔、贺石、葛军、程富贵、李华、方敏康、蒋新国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被告人贺石、葛军、程富贵不服一审判决而上诉。贺石、葛军提出原判认定的犯罪金额有误,葛军、程富贵提出在本案中他们均系从犯,判刑过重。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认为本案认定事实清楚、定罪量刑恰当。日前,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的意见,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虽然不懂艺术品收藏,但嗅到这个行业商机的他果断辞职,并注册2家空壳公司,大手笔租借办公场地、招兵买马,并聘请“鉴定专家”坐镇压场子……

  王翔高中毕业之后在景德镇做瓷器买卖生意,2010年来上海开茶具店。之后,王翔到普陀区一家科德艺术品投资公司工作。“聪明”的他很快嗅到了艺术品拍卖行业中的“商机”,不久后辞职。

  2013年5月,王翔以法定代表人身份,和他人一起在闸北工商局注册成立嘉道艺术品投资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实到资本210万元。据承办警官描述,王翔每月花费4万至5万元,租借了某大厦15楼整个楼层近800平方米的场地,作为办公场所。  但王翔不懂艺术藏品的鉴定,更没有买卖古董的途径。他的小算盘是这样打的:通过广告撒网骗取客户信任,与客户签订拍卖合同。然后敷衍了事或是直接雇一些“托”假装买家来参加拍卖,最后以流拍、撤拍的形式,让客户相信嘉道公司已经履行合同。而根据合同约定,只要嘉道公司履行了合同,原先缴纳的服务费便不予退还,这样钱也就进了嘉道公司的口袋。

  公司开张后,为更真实地编造“嘉道公司有足够实力做香港地区拍卖”的谎言,王翔以当时的女朋友李彤的名义注册了永煊国际(香港)集团控股拍卖有限公司。

  注册两个公司后,王翔开始为自己的“艺术品投资拍卖生意”招兵买马。为了“镇场”,王翔还特地联络了有点名气的“鉴定专家”,这些专家虽然不是嘉道公司员工,但是他们的信息会放在嘉道公司网页上做宣传,并且每次举办展览会的时候,他们会被邀请来当着客户的面做现场鉴定,王翔会按照每鉴定一件藏品支付200元报酬来酬谢他们。

  他收藏艺术品多年,但因为没有碰到好的买家,他被骗过一大笔钱。这次,他经过实地考察,终于相信自己可以“翻本”,然而等待他的将是更大一场骗局……

  “只要广告给力,不怕没有生意找上门来!”王翔召集嘉道公司的业务员通过互联网在各网站上发帖主动寻找客户。

  果然,陆陆续续有感兴趣的人打电话给网上发帖的业务员,或是通过网站联系嘉道公司,其中就包括后来第一个报案被骗44万元的余满华。

  70岁的余满华是浙江宁波人,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收藏古董、文物等藏品,希望某一天能够高价卖出这些“宝贝”以致富。但事与愿违,由于盲目轻信,缺乏专业知识,非但没有遇到过好的买家,他还曾经被其他艺术品咨询公司骗过一大笔钱。2013年7月,他在网上发现了嘉道公司就打了电话去问。

  “现在骗子那么多,是不是真的呢?如果他们真和香港公司有合作,很可能帮我把藏品拍卖出去。这样,我之前亏的本就可以翻回来了!”余满华高兴地想着。嘉道公司业务员告诉余满华,需要将藏品送到公司,由公司聘请的专家进行初步鉴定,如果觉得是“好东西”的话,才能送到香港拍卖。

  2013年7月29日,余满华乘客车将选择的三件藏品从宁波带到了嘉道公司,在那里,余满华见到了大名鼎鼎的“鉴定专家”。

  “余先生,不得不佩服您的眼光,专家说您的藏品都是好东西!”业务员惊喜地向余满华报告“好消息”。随后,专家向余满华建议了三件藏品的起拍价。余满华想到当初自己只花了藏品起拍价的1%到5%收购来,如今有机会翻几十上百倍卖出,就好像已经看到银行卡存款多出几个零来,抑制不住地开心起来。业务员适时拿出了合同,当天在嘉道公司会议室里,余满华就签下了与香港永煊公司的委托拍卖合同,并支付了服务费。

  “实地考察”之后的余满华,对于有着“正规”运营场所和“资深鉴定专家”的嘉道公司倍感信任。之后,他陆陆续续将其他藏品也送到了嘉道公司。余满华前后送到嘉道公司的藏品有40件,其中被选中的有18件,他共支付了8万元服务费。他怎么可能想到,所谓的香港永煊公司其实不过是王翔注册的空壳公司,该公司的公章都躺在王翔的办公桌抽屉里呢!

  嘉道公司组织了两次拍卖,但均没有将客户的艺术品搬到拍卖会现场,且两次拍卖会均以撤拍告终,这是怎么回事呢?

  为了证明嘉道公司确实有履行委托拍卖合同的行为,王翔特地邀请了余满华在内的几位藏家观看香港拍卖会。这年11月中旬,余满华接到了嘉道公司寄来的图录书,上面有拍卖的时间、地点和拍品的图片文字介绍。业务员告诉余满华,进入拍卖现场要缴纳5万元押金。

  “是他吗?是他吧?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盯着看了几眼,余满华确认,在拍卖会门口收取押金的竟然是之前的业务员小田——骗了余满华一大笔钱的那家艺术品咨询公司的员工!

  小田显然也看到了走近的余满华,他马上迎上去,握住了余满华的手:“余先生,之前那公司太不靠谱了,我也是事后才知道他们骗了您。我现在不在那边干,来嘉道公司做事了。”

  为表示歉意,小田没有收取余满华的5万元押金,就放余满华进入了拍卖会场,这让余满华心里舒畅了些:“算了,算了,不跟他计较了,别让今天沾上以前的霉运。”余满华一边想着,一边满怀期待地向拍卖场地的会议厅走去。

  王翔缓缓地走到展示台上,表明自己是这次拍卖的主持人,寒暄几句开场白后,他宣布开始拍卖。但是,王翔只是放出了藏品的图录书,展示图录书上藏品的样子进行拍卖,余满华始终没有看见藏品实物被搬出来。不仅如此,王翔在读了半本图录书后,就宣布因为藏品没有到香港,本次拍卖撤拍!

  余满华急了,他马上联系到王翔,要求给个说法:自己的藏品究竟去了哪儿,为什么现场只用图录书进行拍卖?

  “这次拍卖的东西不多,我们就没有把藏品送到香港来,但是我们把藏品的图录书都带来了。”王翔说道,“我们的合同上可没有保证一定会把藏品送到香港来拍卖!再说了,你自己的起拍价定得太高了,没有人愿意买,我们也没有办法。”

  余满华一时无言以对,王翔安抚余满华说,嘉道公司与他的合同期限还没有到,会继续帮他拍卖,让他耐心等待下一次拍卖。然而,2014年5月,第二次香港拍卖会仍旧以撤拍告终。

  在嘉道公司业务员忽悠下,大部分客户都相信是自己的原因导致撤拍。但让王翔没有想到的是,余满华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两次拍卖没有成功后,余满华就开始接二连三地到嘉道公司闹事,缠着王翔一定要把他的藏品展销、出售或是拍卖。王翔情急之中答应余满华,会给他找买家进行私下交易。

  假拍卖被客户看穿后,他们决定变换诈骗策略,不再直接拍卖,而是收取“出关费”,并注册了“海外”公司,找来群众演员……

  自2013年底开始,嘉道公司运营状况不佳,很多员工陆续选择离开了嘉道公司。“或许可以仿照齐天艺术品公司的模式,做私下交易会来收取出关费,多赚点钱。”王翔想办法“拓宽”财路。

  嘉道公司人员流失后,王翔招来了新的业务员,在新旧员工中挑选“人才”作为“私下交易所”工作的“骨干人员”。  2013年9月进入嘉道公司的贺石,恰巧是王翔在科德公司担任副总经理时手下的业务员,王翔对他较为熟悉和信任。

  贺石在嘉道公司干得不错后,又介绍了老同学程富贵进入嘉道公司。2014年6月,王翔提拔贺石为副总经理,负责整个公司业务,同时提拔了程富贵和2013年11月通过赶集网应聘进入嘉道公司的业务员葛军担任业务部门主管。另外,他还给每个业务部门聘用了10个左右的业务员。

  据葛军说,嘉道公司有自己的收费标准,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业务员会根据客户本身经济情况与其约谈,收取的费用越高,业务员的提成就越多。

  王翔部署好了人员后,就马上召集业务骨干开会,会议通过了王翔所提议的操作方式:由业务员找到客户,称公司可以直接找到买家,让客户带藏品来公司由买家直接相看,如果买家看中,由公司继续跟买家洽谈直至藏品成交,公司履行合同义务后就可以赚取客户支付的服务费。

  王翔在会议上并未透露,在那表面正常合法的艺术品交易流程之中暗藏着更大的骗局:他并不会真的花费人力物力去帮客户寻找买家,而是雇佣人员伪装成买家。等这些买家装模作样看中什么藏品后,就让业务员通知客户来签订第一份合同,合同上象征性地让客户自己报底价和藏品所到的年代后,再让客户将藏品交给公司暂存,缴纳每件600元的暂管费,说是需要由买家进一步确认。事后,再让业务员通知客户交易成功,但需要支付每件两万元或三万元的“出关费”,并让客户签订第二份合同,即客户与买家、香港永煊公司签订的“三方协议”,再通知客户需要进行检测,最终对客户宣称检测结果是“不到代”,因而无法交易,并根据协议规定不予退还出关费。王翔认为,只要在合同条款上对退款条件进行限定,骗取“出关费”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行业不乏“领悟”能力特别好的人,贺石、葛军、程富贵不久之后也都猜到了王翔想要做的“生意”是什么,他们与王翔一起商量着怎么样把“生意”做得更好。

  为假装找到外国买家,2014年5月,王翔通过淘宝网找到一家深圳公司,只提供了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和一万元的费用,就成功注册了一家英国公司,取名为龙嬴艺术品有限公司。

  为显示最后的藏品检测报告出自香港,王翔在2014年6月通过淘宝网的另一家深圳公司,仅花了一万元又轻松注册了一家香港鉴定公司,名为牛津古物鉴定中心(香港)。

  戏台子搭好,就差一些演员了。

  自2014年6月,嘉道公司每个月会举办1-2次私下交易会,每次王翔需要境外买家出演的时候,他的朋友依格就会安排6至7个外国人来嘉道公司待上几个小时。

  私下交易会开始之前,业务员会通知客户把藏品拿到嘉道公司,并与公司签订第一份合同,合同中由客户自己报藏品的买卖底价和藏品年代。

  余满华很快收到了葛军的电话,被告知他的两件藏品已经“成交”,需要付给嘉道公司每件两万元的出关费。听说成交了,对方给出的价格也让余满华非常满意,于是6月19日通过银行转账和现金支付4万元出关费后,余满华马上打电话给葛军,叫他帮忙把余下的藏品找找买家,葛军欣然允诺。

  没过几天,葛军就通知余满华说又有两件藏品“成交”了。6月24日,余满华又交了4万元出关费。之后葛军陆续通知余满华其他藏品“成交”,余满华先后共支付了36万元出关费并按照嘉道公司的安排签订了协议。  王翔会定期在一些空白的三方协议上盖好英国龙赢公司和永煊公司的章,在客户支付出关费一个月后,业务员将合同寄给客户,客户签名后自己留一份,另外两份寄回嘉道公司。嘉道公司业务员会对客户说两份合同将寄去香港,但实际上全都留在了嘉道公司。

  收取客户的出关费后,却迟迟不能将藏品的成交款交给客户,当客户开始怀疑时,他们便买来藏品鉴定仪器,制作虚假的藏品鉴定报告,以客户的藏品不是真品导致交易无法完成为由私吞客户的出关费……

  18件藏品的交易总额是5005万元,余满华按捺不住兴奋,可是一个月过去了,他迟迟没有收到买家的货款。余满华与其他藏友一起不断催促嘉道公司业务员,但嘉道公司工作人员搪塞客户的理由各种各样:“藏品正在办理出关手续。”“藏品正在运输途中。”“放心吧,您的藏品买家说看中了就一定会买的,三方协议都已经签了。”

  据嘉道公司司机戚理明说,王翔派其去办理出关手续,但是藏品没有一件是出过关的。2014年8月底,王翔联系老乡蒋新国来帮忙看守这些藏品。这些藏品放在王翔的办公室客厅与办公室之间的一个办公区域,平时门禁锁住。

  几次交易会后,王翔召集“骨干人员”开会,和盘托出了计划,叮嘱他们对自己部门下的业务人员说明“一定要按照每一步的时间顺序告诉客户,不能提前告诉客户买家要进行鉴定,不然客户就不肯支付出关费了。要先告诉客户成交了,客户自然愿意交出关费,在签完协议后的1至3个月再告诉客户,买家要进行鉴定”。

  越来越多的客户来找业务员要藏品鉴定报告书,几个主管人员只好向王翔讨要,王翔只是推托说一定会出关以拖延时间。2014年10月初,王翔从深圳厂家买来鉴定机器,让蒋新国帮忙制作“鉴定报告”,蒋新国一开始表示不懂鉴定工作。王翔将检测机器连接好电脑,在电脑上打开检测软件,如果一看上去就是“假的”,王翔就输入“近现代艺术品”,其他的就输入“民国后期收藏品”。大约一分钟后,文档就保存在了桌面上的指定位置。短短几天,蒋新国就制作了近120份鉴定报告。

  王翔先后将出关藏品不到代的鉴定报告给业务员,让业务员给客户看,“你在合同里写,藏品是明代的东西,但是你看,买家找鉴定机构鉴定说并非到代的东西,当然不愿意买了,是你自己诚信有问题才没有成交的!”王翔等人吩咐下面的业务员这样告诉被骗的客户,并且关照业务员不让客户带走这些鉴定报告。

  发现自己受骗后,藏家们果断报案,但是大部分被骗款项已经无法追回。检察官发现,很多藏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受骗,他们轻易被骗是因为存有暴富心理,且我国目前对海外竞拍没有规制,所以缺乏监督。

  葛军告知买家,测试结果显示其18件藏品都是不到代的,这时,余满华惊讶、失落和愤怒的情绪像积压很久的火山一下子爆发了出来。为安抚情绪激烈的余满华,葛军按照王翔的说法,告知嘉道公司会再找其他机构进行测试。但是直到10月20日,余满华始终未收到嘉道公司的反馈,他去嘉道公司索取拍卖所得,结果发现该公司主要工作人员已经不知去向,在那里,他遇到了同样来此讨要说法的其他藏友。看着人去楼空的嘉道公司,面面相觑的藏友们终于意识到自己受骗了,他们急忙向公安机关报案。

  2014年10月29日至同年11月初,犯罪嫌疑人王翔、贺石、程富贵、葛军、方敏康、李华等人相继被刑事拘留。到案后,王翔向警方供述了诈骗罪行,并坦白他正在着手开办另一家公司,想专门伪造文物鉴定来赚钱。

  据嘉道公司业务员与客户签订的出关协议以及相关的付款凭据显示,直至案发,嘉道公司仅骗取客户出关费就达591万元。承办警官介绍说,嘉道公司从客户那里骗来的钱除了用来支付嘉道公司的办公楼以及拍卖场地租金、员工基础工资外,大部分被分给主要业务人员作为提成,案发后,只有100万元左右被成功追回。

  承办检察官说,本案被害人大多不具备收藏艺术品的专业知识,更没有拍卖艺术品的经验,所以容易上当受骗。吃一堑本该长一智,有些被害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受骗了,但在“暴富梦”的诱惑下,他们依然让自己一步步深陷嘉道公司的骗局之中。而骗子公司就是抓住了部分藏家急于出手变现的心理,用各种手段骗得藏家信任,再骗取暂放费、出关费等各种费用。

  除了嘉道公司以外,网络上还有很多骗子公司使用的招数层出不穷,比如有的骗子公司与鉴定机构合作,编造理由让藏家去合作的鉴定机构进行检测骗取检测费等等,可谓五花八门,防不胜防。

  而《拍卖法》 对境内进行的拍卖有所限制,并没有对海外进行的拍卖进行规制,所以骗子公司总是选择在海外竞拍,以此规避监督。

  另外,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于2015年11月20日发布公告,对原劳动保障部于2000年颁布的《招用技术工种从业人员规定》 予以废止,这有利于发展艺术藏品鉴定研究的同时,也使水平参差不齐的“鉴定专家”们对鱼目混珠的收藏品可以任意鉴定。